读一句顶一万句有感

昨天晚上读完了《一句顶一万句》,思绪久久不能平静,总想写些什么,又不知道从何写起,本以为是教育人少说话的,但世间人情纷繁复杂,岂能只用一招就能化解呀。小说从极普通的日常开始,用简笔快速将人物勾勒出来,虽是简笔,但不失风貌,就像荐言所写:语句洗练,清洁简洁,叙事直接,每一个字每一句话,都构成了言说的艺术,都能拧出作家的汗水。虽是细索,却不失风趣,无用之人,无关之事,徐徐展开,前后5代人,气势磅礴。

线一,起于杨百顺,从小到大,一路艰辛坎坷,居无定所,业无长日,纠结,愤怒,无助,希望,喜悦,窝囊,话不多,但会听理,常做错事,只会,躲,逃,最终别人的言语,假戏真做,丢了能和自己说的着的巧玲,过去[所有的坎坷加起来,都比不上巧玲丢了] 。本以为这是个迈不过的坎,一晃几十年过去,人还在, 事还续, 生活并没有因为巧玲的丢失而停止。
线二,几十年间,历史好像重来了一遍似的,只不过后面的事情地域范围更大了,去一个地方更快了。时间空间,人情,纠缠在一起,好像天注定了一样, 又好像每个人的疾苦各不相同。 为一口气,一个理,为一个心安,一句话,多说,少说,不说,一段情,说的着,说不着,没话说,一代人,掏心窝子,随便说说,躲着,巨大的不同,又极其相似,感觉我们像是被编好程序的机器人,该有的总会有,该来的总会来,时间面前,人太渺小了,如同地上的枯叶,如同飘散的尘土,再大的纠结和疾苦,只有自己能体会到,生前生后如同隔世,那还纠结吗?还痛苦吗? 这就是生活,如同宴席,人走茶凉。但我们有一种探索的精神,不,是强烈的渴望,比吃饭睡觉更迫切的渴望。我们不甘心,渴望找到答案,我们永远都在路上,虽然我们就像发动机中被点燃的油雾,释放的瞬间,就结束了。

当牛爱国看着吴摩西视为珍宝的几卷纸时,他看到了什么? 又想到什么?或者想做什么?不得而知,但只有你(读者)的角度想这些问题,而他(生活中的人)无非是看个热闹,摇一摇头,事不关己。也许,可以立言,可以著书,但千百万云云众生,又有谁能立言于世呢?老詹,可曾想过几十年后还有人记得他吗?可曾想过他的规划和设计对后人如谜一般,我们贡献的热去哪儿了,我们自己又去哪儿了,我们驱动的发动机要去哪儿,又是谁在驾驶,当我们面对这样的问题时,如同面对浩瀚无边的宇宙,渺小而无助,你是谁,从哪里来,到哪里去,恶魔的私语,也许这就是那句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